人间失格

Tripines:

       我曾经非常爱一个人,我曾经当她是一片海贝,一只云雀,一颗掉落人间的星星,回想起那种感觉来,她真是我在俗世里遇见的第一个神明。我给她心心念念地唱过许许多多的赞歌,但这些赞歌就像我自己一样华而不实。俗世里是不会有神明的,俗世里没有爱与和平,人造不出真正的神来,人间的奇迹,大多会造出弗兰肯斯坦怪物,生活在这么悲哀的处境里,我没有能永远爱她。我要是能永远爱她该多好啊,我能永远爱她就好了。我本来应该永远爱她。又或者我干脆地厌世,但我也没有干脆地做个厌世者的勇气。


       要是我能相信上帝该多好啊,在这个人造世界的某处,上帝必然存在,共产主义也存在,但我的信仰却不知道在哪里。我在墙上贴了玛丽莲梦露,睡不着的时候,我会盯着她的手臂,那是一支长期失眠的手臂,要是她有黑眼圈的话,我会更喜欢她。但她的黑眼圈被消去了,诚实的代价是高昂的,诚实无所谓美丑,而且会把大多数人的神明都驱赶殆尽,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何为失眠正如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何为羞耻,在人人都犯罪的时候,罪犯只是感到尴尬。这一秒有千百万的人死去,无数的痛苦会持续发酵,我们做的却不能避免犯罪,我们只是在避免尴尬。


       我曾因为被爱而挨打,也曾因为爱人而伤人,不论我怎么去感受羞耻都是没用的,我好像没有办法再做个信徒了。不论我想要做什么,我已经失败了。失败者的神明是诚实的神明,是不能被立像膜拜的羞耻,我前天看了Hummingbird,在午夜的街头上,修女对杀人犯说,那个芭蕾舞演员,她是我曾经的梦想,即使只有在这个夏天,他们的失败仍嗡嗡作响。连城三纪彦写过一篇红き唇,在庆祝战争胜利的欢呼声中,两个女人以为盼来了心爱的男人相拥而泣,但男人其实已经死去了。在人间无数的弗兰肯斯坦奇迹里,这一次失败高高在上。我好想要遇见我的第二第三个神明,我想要她的他的他们的拥抱和亲吻,想要更多,快乐、悲哀、无穷的精力,我想要信仰,想要成为永不清醒堂吉诃德,如果此时无法入睡,就永远不再入睡好了。

评论

热度(102)

  1. 人间失格Tripines 转载了此文字